部分快速充电产品存在“BadPower”风险的安全提示

问题简介

腾讯安全玄武实验室在部分快速充电(以下简称快充)产品中发现了一种新型安全问题,并将其命名为“BadPower”。

利用BadPower,攻击者可入侵支持快充技术的充电器等设备,使被入侵的设备在对外供电时输出过高电压,从而导致受电设备的元器件击穿、烧毁, 甚至可能进一步对受电设备所在物理环境产生安全隐患。

深入分析Adobe忽略了6年的PDF漏洞

本文详细分析了 Adobe Acrobat Reader / Pro DC 中近期修复的安全漏洞 CVE-2019-8014 。有趣的是,Adobe 在六年前修复了一个类似的漏洞 CVE-2013-2729 ,正是由于对该漏洞的修复不够完善,才使得 CVE-2019-8014 遗留了长达六年之久。本文同时讨论了如何为此类漏洞编写利用代码。

本文作者:Ke Liu of Tencent Security Xuanwu Lab

Ghidra 从 XXE 到 RCE

作者:腾讯安全玄武实验室 tomato, salt

0x00 背景

Ghidra是 NSA 发布的一款反汇编工具,它的发布引起了安全研究人员的极大兴趣。
有研究人员发现Ghidra在加载工程时会存在XXE,基于笔者之前对XXE漏洞利用研究发现,攻击者可以利用Java中的特性以及Windows操作系统中NTLM认证协议的缺陷的组合来完成RCE。

全网筛查 WinRAR 代码执行漏洞 (CVE-2018-20250)

作者:lywang, dannywei

0x00 背景

WinRAR 作为最流行的解压缩软件,支持多种压缩格式的压缩和解压缩功能。今天,Check Point公司的安全研究员 Nadav Grossman 公开了他在 WinRAR 中发现的一系列漏洞。其中以 ACE 解压缩模块的远程代码执行漏洞(CVE-2018-20250)最具危害力。
WinRAR 为支持 ACE 压缩文件的解压缩功能,集成了一个具有 19 年历史的动态共享库 unacev2.dll。 而此共享库自 2006 年以来再未更新过,也未开启任何漏洞利用缓解技术。Nadav Grossman 在 unacev2.dll 中发现了一个目录穿越漏洞,成功利用此漏洞可导致远程代码执行或 Net-NTLM hash 泄露。

来自微信外挂的安全风险

玄武实验室联合独立安全研究员 em 发现在 Mac OS 上用户量比较大的两款微信防撤回外挂存在安全问题,装了此外挂的用户只要在浏览器里访问攻击者页面并停留一分钟左右,攻击者即可拿到该用户的好友列表,聊天记录,甚至以该用户的身份给好友发送消息,对用户的信息安全造成巨大威胁。

利用恶意页面攻击本地Xdebug

TL;DR
PHP开发者以及一些安全研究人员经常会在本地搭建一个基于Xdebug的PHP的调试服务,在大部分配置情况下,Xdebug采用HTTP请求头中的X-Forwarded-For字段作为DBGp协议的回连地址。受害者浏览攻击页面一段时间,攻击者可利用DNS Rebind技术向本地服务器发送带有恶意X-Forwarded-For的请求,即有可能在受害者电脑上执行任意代码。

对华为HG532远程命令执行漏洞的新探索

2017年11月27日Check Point 公司报告了一个华为 HG532 系列路由器的远程命令执行漏洞,漏洞编号为CVE-2017-17215。利用该漏洞,向路由器UPnP服务监听的37215端口发送一个特殊构造的 HTTP 请求包,即可触发命令执行。此端口在默认配置下并不能从外网访问,但由于该系列路由器数量极其巨大,所以互联网上仍有较多可访问到该端口的设备存在。目前已经有蠕虫在利用这些暴露在互联网上的端口进行传播[1]。

近期国内外已有不少对该漏洞原理的分析[2],在此不再赘述。但我们发现该漏洞实际的威胁可能比目前大家所认为的更为严重,某些对该漏洞的防御建议也是不够的甚至错误的。37215端口暴露在互联网上的HG532系列设备只占其中很少一部分,就已经足够多到被蠕虫利用,而如果其它那些只在内网能访问到的37215端口也可以被攻击者利用呢?

在2013年,国内爆发了一次家用路由器 DNS 劫持事件,利用的是WEB安全里的CSRF攻击技术。这种攻击技术能利用在现在HG532路由器的这个漏洞上吗?如果可以,那么只要诱使HG532路由器的用户用手机、电脑访问一个恶意页面,就可以导致路由器完全被攻击者控制。

Browser UI Security 技术白皮书

Browser UI ,是指浏览器用户界面。浏览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对于用户界面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定标准,目前大多数现代浏览器的用户界面包括:前进和后退按钮、刷新和停止加载按钮、地址栏、状态栏、页面显示窗口、查看源代码窗口、标签等。另外可能还会有一些其他的用户界面,例如下载管理、页面查找、通知、系统选项管理、隐身窗口等等。我们可以把Browser UI认为是一个前端标签式的页面管理器或者Web的外壳,用户不必去考虑浏览器应用程序底层是如何处理数据的,所有的网络行为结果,均由Browser UI去展现给用户。

从一个补了三次的漏洞看WCF的安全编程

背景

笔者在2016年11月发现并报告了HP Support Assistant (HPSA) 的权限提升漏洞,HP Product Security Response Team (HP PSRT) 响应迅速,但却以此漏洞可以通过软件的自动更新功能自动修复为由拒绝为其发布安全公告和CVE。4月份想起这件事后,笔者又分析了一遍修补后的HPSA,发现HP的开发人员在修补中犯了更为低级的错误,导致补丁可以被绕过重新实现权限提升。在随后与HP PSRT的沟通与合作中,再一次利用其它技巧绕过了其后续修补,最终笔者协助HP PSRT完成了漏洞的修补。

本文将分析此漏洞的成因及多次补丁绕过,希望能以此为案例提高开发人员对安全的认识和理解,以减少由于对所用技术理解不到位和安全编程意识匮乏而导致的安全漏洞。